in The World
 
 
 
 
Travel Education Society & Culture Home & Family Art Finance Lift Style Entertainment
Computer Automotive Business Sport & Outdoor Law Real Estate Health Government
 
  Home
user id
password
  Next>
(42246)
 
--- sjx238 (2/7/2009)
 
寻梦漂洋闯世界 漂留落户贫民窟
(海外漂留[流]记 - 落难篇)
松坚

序言

转眼间来美十多年了,期间所遇到的很多事情还历历在目,如昨天发生的一般。留洋对于我们那年代的很多人来说是条不归路,每个人都经历过许多难以想象的艰苦错折。今天虽然都基本安定下来了,回想起当初的决定至今也不知够竟是对还是错,但肯定是人生一个重大转折。平心而论,海外这么多年的工作生活得到的东西是很多,但回头一看,觉得失去的东西好像更多。

第一回 启程寻梦想

在公元一千九百九十二年的第二天,身穿牛仔衣裤的我,外披羽戎大衣,象只北极熊一般,一手拉着只塞满从国内买来的衣裤鞋袜以及各样生活用品的大箱子,脖上吊着一只书包,肩上背着只大号登山旅行袋,另一手拎着只昨天好不容易在香港铜锣湾找到的可用110伏电的电饭煲,直奔向香港启德的出境登机口。“站着,过来这边”,几位机场小姐前堵后截把我赶到一边,“你的行李超带了,要补交行李费”。罚钱?我的妈呀,就是想省点才要打算带这么多东西漂洋过海。要知道,大样彼岸那个叫作什么阿美丽家联合大众国所印发的最小一张绿花纸币都要用十块人民币才能换到,我们人民的口粮每月才百十来块钱,那边的东西是肯定贵到买不起的,当然是能带上的东西都要带上,但决不能额外增加费用。那就只能乖乖退出来重新将行李打包蒙混过关。

在启德机场登上了西北航空飞往底特律的航班。望着窗外那繁华都市随着飞机马达的轰鸣声渐渐远去,只剩下一片白忙忙的天空,心里真的有说不出的愁怅心酸。明明有个过得好好的家,却要离乡别井,到那人不识丁的地方。前路茫茫,不知大洋彼岸是什么等待着我,也不知何年何月才会重归故土。


二十世纪的八十年代,当国门刚刚重新打开,出国留洋是众多青年志士梦寐巳求的事,尤其是到那个号称世界第一的大国。但我不算在此列人士当中,当别人都忙于托福,‘治阿姨’等考试时,我还在热衷于象棋,围棋,桥牌等技术钻研,假期则忙于游逛于西北的黄土高原与东南的碧波大海之间,倒得一时的快乐逍遥。

也就在两个星期前,第一次海湾战争的烧烟刚熄灭不久,我带着中国人民的深情厚意,去慰问那受到同为阿拉伯兄弟大哥伊拉克欺负的可怜暴发户小国科威特。他们托安拉的福,地下有的是黑金子。 在你情我愿的情况下向他们推销些廉价物品,目的是为国为民谋点福利。在那里见识到美利坚国际警察叔叔的导弹利炮威力,为赶走伊拉克侵略军,城里几乎所有标志性建筑物都被摧毁,有的还不时冒出黑烟。

要是没有两年前发生的那场夏季风暴,我也许就这样一直平静地生活下去。但自从在那初夏之夜给震天的枪声惊醒,就患上了莫明的惊恐症,倒很想到那号称世界最发达的帝国寻找秘方,尝试接受那称为人类有史以来最自由生活方式的心理治疗。于是乎赶忙行动起来,找学校,弄担保,重新拿起书本,复习考试。

都走出学校工作玩乐好几年了,重拾书本真不是件容易的事,一看到那鸡肠般的洋文真是头都痛。但当幻想起未来那美好生活的画面,就觉得再苦再累也值得。白天上班,晚上上课,周末到图书馆,从那些过时的学校资料中查找有用的信息。 也不知经历过多少日夜的折腾,接到学校的入学通知。然后又要跑领事馆,公安局,派出所,公正处,外事办,人事办,财务办。。。一路过关斩将,光是所在工作单位就盖了四十个红印章。其中面见领事官是申请签证最为关键的一步,要是给留下移民倾向的标记,那几乎意味着你之前的辛苦努力白费了。只记得在签证经济担保人一栏是填写表兄,领事问:你跟他是什么关系,我说是我爷爷的姐姐的孙子。他看了几下没吱声,万幸!他只写了几个字要我补充材料。第二次见面时又问我的另一担保是什么人,我答是我祖父的表姐的姐姐。。。经过几个回合,终于好不容易拿到了赴美留学签证,半年内入境有效。当时工作所在的公司还正在办理年初去欧洲的商务签证,真还想先去公费旅游玩一趟,回来再去留学,不过家人朋友都不赞同,只好作罢。这是后话,结果是到现在还没去过一趟欧洲,真觉得有点遗憾。

底特律,这是我要到的目的地。不同于纽约旧金山等在国内知明度高的城市,对它很不了解,在那里没有任何认识的亲戚朋友,向别人打听也得不出个所以,觉得那里很陌生很神秘。只知那是汽车工业的发源地,三大汽车公司的总部,人口过百万,也勉强算得上是美国十大城市。当初在广州图书馆找出那些洋校的资料,也没作仔细研究分累,只是抄下地址,付上入学申请书,贴上邮票就掉进邮筒里。

申请学校首先要得交三,五十美钞的申请费,不管有没录取都不能退还的。当时每月的收入就只有那一点点钱,寄信的邮票都觉得贵,不舍得这样把钱打水漂。穷人自有穷点子,那就只寄申请书,申请费就尽量要求学校给免了,或要求入学时再补交,不是说美国自由吗,会照顾穷人吗?我可是来追求自由的,也是贫农级别的绝对需要帮助。当然有很多学校不吃这套(No money no talk)。 最后也就这样糊里糊涂地去了底特律。
     
James
6/7/2011 3:07:59 AM
写得很不错,有空就继续啊。
 
 
Nickname or Accout id (editing available):
Enter number: 707060
 
 
 

Travel Education Society & Culture Home & Family
Art Automotive Business Computer
Real Estate Government Entertainment Law
Finance Sport & Outdoor Health Lift Style
Oth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