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The World
 
 
 
 
Travel Education Society & Culture Home & Family Art Finance Lift Style Entertainment
Computer Automotive Business Sport & Outdoor Law Real Estate Health Government
 
  Home
user id
password
(30448)
 
--- news (3/6/2013)
 
对中国的读者来说,乌戈·查韦斯这个名字不算陌生。

这位已经在位十二年的委内瑞拉总统,常常因为语出惊人,出现在包括中国在内的各国媒体上。而他对中国的独特感情,更是让他成为中国媒体的常客。

“美利坚帝国已到了行将就木的最后几个小时,现在,我们要对这个帝国说:我们不怕你,你是一只纸老虎。”

在世界各国的领导人中,像查韦斯这样,公然对美国下“讣告”的不多。也正是这位让华盛顿头痛不已的“反美毒舌”,却在不同的场合,表达他对中国的热爱。

2008年,查韦斯访华,美联社记者问他:“总统先生,你为何可以有时间来这里(中国)却没有时间去联合国(纽约)?”他回答道:“我觉得来中国要比去纽约开那个大会(指联大)要重要1000倍。”

据中新网报道,在人民大会堂,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对查韦斯说:“总统先生是中国人民的老朋友,这是总统先生第五次访华,长期以来,你为中委两国关系发展作出重要贡献。”

查韦斯首次访华是在1999?年,当时他主动提出要参观毛主席纪念堂,“知道吗,我是当兵出身的,我很多年前就学过《孙子兵法》,我也很崇尚毛泽东思想。《孙子兵法》充满了智慧。毛泽东著作我小时候就读了,我很欣赏‘军民鱼水情’这句话。这将是我终生喜爱的礼物。”

查韦斯拥有令人艳羡的口才,虽然身为总统,但他甚至亲自主持了一档叫《你好,总统》的节目,这是委内瑞拉国内收视率最高的节目之一。

在一期主题为建设社会主义工业体系的节目中,查韦斯在开场白中讲道:“9月9日是毛泽东逝世纪念日,人们不会忘记毛泽东的著名论断—‘帝国主义是纸老虎’,委内瑞拉、玻利维亚才是铁老虎、钢老虎。”

而近年来,在查韦斯的推动下,委内瑞拉和中国的经贸与多边合作不断加深。他带来了国防部官员,与中国谈采购,意欲购买“歼10”战机等诸多军事装备。当中国表示将向委内瑞拉提供40亿美元贷款时,查韦斯当众高呼“中国万岁!”

现在,这位“中国人民的老朋友”,传出罹患癌症的消息。

查韦斯被视作玻利瓦尔的后继者、穷人的救星、反美强人,人们称呼他为英雄革命家、理想主义者;但也有声音抨击他是伪装成小红帽的大灰狼、新时代的希特勒,甚至有很多人对他咬牙切齿,宣称要刺杀这名“无法无天”的“独裁者”。

一个被贴上许多标签的人,他的病情注定会牵引许多人的神经。癌症让查韦斯再次成为国际社会关注热点。

2011年6月26日,委内瑞拉政府否认总统乌戈·查韦斯病情危重,称查韦斯在古巴接受手术两周以来“恢复得不错”。同一天,查韦斯兄长亚当·查韦斯说,他弟弟领导的执政党主张通过选举维持权力,但不应当忘记武装斗争。

反政府卧底

查韦斯是来自南美内陆平原的乡下小子,直到17岁都没到过首都加斯拉斯,也没有见过大海。他的下属兼老乡这样形容家乡的闭塞:“我们就像来自西维吉尼亚,我们的文化和符号不一样,城里人知道摇滚,我们不知道。”

在家中六个孩子里,查韦斯排行老二。父母是收入拮据的小学老师,身边带着四个孩子,查韦斯和老大则被送到外婆那里生活。早年与父母分离的生活,令查韦斯对其感情复杂,甚至滋生出怨恨—他有两年没和母亲说过话。

打小起,查韦斯就将玻利瓦尔视作偶像,并背下其演说词。他很爱扮演这位英雄,幻想着自己也穿越安第斯山脉,解放受压迫的大陆。多年后,他担任总统,还有一个古怪的习惯,即在自己开会的座位旁留一个空位,不允许任何人坐,声称这是留给解放者,即玻利瓦尔的。执政1年后,他把国名改为委内瑞拉玻利瓦尔共和国。而就在去年,他还开棺验尸,声称要重查玻利瓦尔死因,并高调将其重新下葬。

除了对玻利瓦尔的热爱,年少的查韦斯还十分心仪棒球运动,为此他来到首都,进入加斯拉斯军事专科学校。


据《大西洋月刊》报评论道,“查韦斯不是想成为玻利瓦尔第二,便是想做棒球明星,这种想当英雄,好让众人膜拜的心理需要,已深深植入他早年的性格中。”

多年以后,查韦斯当选总统,还喜欢深夜给朋友打电话。有一次,他半夜打给作家Ibsen Martinez,兴奋得像个孩子一样:“我搬走了黑色的窗帘,这样就能看到我的人民了……我把手机伸到外面去,这样你就能听到他们在对我尖叫!”

查韦斯的精神医生Edmundo Chirinos说:“人们的爱对他来说是一剂麻醉药。他需要它,就像他需要咖啡一样。”查韦斯一天要喝掉30小杯清咖啡。

可查韦斯高估了自己投快球的威力,最后留在了军队,一生轨迹也随之改变。

作为一个年轻的战士,查韦斯的职责是镇压左翼武装分子发动的持续造反,以及在山区发动的游击战争。有一次,他在情报机构的拘留营睡下,听到被捕的游击队员在惨叫,他们正遭受被缠着毛巾的棒球拍的猛烈殴打。根据查韦斯的自述,他躺在吊床上,一股道德危机感袭上心头。“我为什么会在这儿?”第二天,他就通过信奉马克思主义、在大学里当教授的哥哥,秘密加入了反抗运动,自愿为游击队服务。

查韦斯开始酝酿推翻委内瑞拉政府的计划。此后十年,查韦斯在军中过起了“卧底”生活。他经常秘密旅行,有时戴假发,有时藏在汽车的后备箱里,以防军队长官侦查到其行踪。“他可以开五个小时破旧车,参加数小时的会议。”老朋友弗兰西斯科回忆道。

1992年1月3日,发动进攻的时刻终于到来,军队十人里就有一个被查韦斯招至麾下。反抗军没费多少力气,便占领了一些军事基地和关键阵地,但查韦斯自己却没那么幸运,他被捕了。查韦斯对军队头领说,“好吧,我的将军,我投降。”

为了促使其同党也尽快投降,军队允许查韦斯进监狱前,在电视上发表一分钟讲话。那一幕让查韦斯从此成为国家偶像。他头戴红色伞兵贝雷帽,对着摄像机脱稿说道:

“同志们,很不幸我们没有达到设定的目标……现在是重新考虑的时候了;新的可能性会再次出现,国家绝对能朝着更好的将来行进……同志们,对你们的忠诚、勇气,以及无私的慷慨,我万分感激。在国家和你们面前,我将独自承担这次玻利瓦尔军队起义的责任。谢谢你们。”

这段讲话在电视上播放了一遍又一遍。很快,在加拉加斯的棚户区,戴红色贝雷帽成为一股风潮。

政治精英们受到来自各方的压力。1993年,委内瑞拉政坛的老雄狮卡尔德拉赢得总统选举,很大程度上因其流露出对查韦斯的同情。他上台三个月,查韦斯终获释。五年后,当查韦斯再次戴上红色贝雷帽,已是总统候选人,他赢了,领先对手17%。

天生表演家

太阳在舞台后方渐渐落下,查韦斯终于出现了,他头顶墨西哥宽边帽,并没中规中矩地站在讲台上,而是走向舞台前沿。他一只手臂伸向观众,另一只举着麦克风,旁边站着吉他手和小号手们。在数小时的反帝国主义个人专题演讲开始前,查韦斯先吟诵了一首墨西哥民谣:

“我不是让每个人都喜欢的金币,

当初就生成这样

现在也这个样子

如果他们不喜欢我

……无所谓。”

这是查韦斯本人主持的电视节目《你好,总统》,每周一期。

更多时候,这档五小时时长的节目是查韦斯的个人秀场。根据《商业周刊》的统计数据,1999年以来,查韦斯在节目中演讲的总时长,如果平均到每天,达43分钟。而委内瑞拉《宇宙报》称,第100期特别节目中,查韦斯演讲长达7个半小时。

尽管节目时间很长,然而看下来却并不枯燥,这位总统先生的演讲被形容为“口吐火焰”的“杂耍”。他时常会自言自语,重复刚说过的话,即兴朗诵诗歌,或引吭高歌一曲。他爱开玩笑,有时又狂怒不止。他曾骑着辆伊朗造的自行车绕着舞台兜圈,只为强调委内瑞拉和伊斯兰共和国的经济关系,令人捧腹。

在节目中,他丝毫不掩饰自己的爱憎。他邀请左翼嘉宾前来做访谈,古巴前领导人卡斯特罗、切·格瓦拉的女儿都曾是座上宾。他多次在节目中提到毛泽东,他甚至会大段大段地朗诵《毛主席语录》。“我崇拜毛泽东,并且读过他的书。” 他喜欢在节目中引经据典,包括中国人熟悉的“红宝书”。他经常把“在战略上要藐视敌人”、“军民团结如一人,试看天下谁能敌”以及“人民战争”等挂在嘴边。而美国福克斯电视台被他称作“帝国主义的走狗”。

查韦斯滑稽的行为引起了相当大的非议。在委内瑞拉的上流社会与反对派中,他长期被视为没受过多少教育的乡巴佬,缺乏自控力和基本礼貌。但是,美国《大西洋月刊》报道写道,“查韦斯不仅仅是个包里有些卖石油得来的钱的小丑。他是一个复杂的战略思想家—有时看起来很蠢笨,有时却手段高明,才智出众。”

老朋友弗兰西斯科说:“查韦斯是一个超级战略家。当我们呆在军队时,他参加了心理学课程,成为逆向心理学的热情粉丝—诱使对手低估你的力量。”

“在节目里,他可能捡起一根胡萝卜,称它为甜菜根。对手可能会笑话他:‘真是个白痴!连胡萝卜和甜菜根都分不清楚。’但在节目后,我向你保证,查韦斯会是那个笑到最后的人。他会想,真不敢相信,我让他们整个星期都在谈论胡萝卜和甜菜根。”

连查韦斯的情人玛克斯曼,也对其捉摸不透。两人分手后,前者出书写道:“他(查韦斯)是个和蔼的男人,会让你淹没在鲜花和巧克力之中,会为你唱浪漫情歌,从来不会忘记你的生日。人们说他是个暴躁的男人,但他从来没有对我恶言相向。”但她也不客气地指出:“他要实施法西斯专政,他不再相信民主制度……他把自己伪装成一个小红帽,最终人们会发现他是个大灰狼。”

新时代希特勒

在这些指责中,首先引人瞩目的是,查韦斯家族成员纷纷被委以要职。

“他(只是)看起来像个民主党。”《时代》周刊曾如此评价道。国内、国际舆论,都开始抨击查韦斯将委内瑞拉推向“独裁专制”的深渊—虽然通过民主选举当上总统一职,但他却留恋权位。据英国《星期日泰晤士报》报道,查韦斯曾暗示,希望能在位至少30年。2007年,查韦斯就修宪举行全民公投,意欲废除总统任期限制,但却以49.29%比50.70%没获通过。

查韦斯在节目中嘲讽反对他的青年人:“向前跳吧!不过最好带上降落伞。”言下之意和他作对没好下场。对持异议的地方官员,查韦斯发出“坐牢”的警告。2007年,他计划关闭委内瑞拉历史悠久的民营电视台RCTV,遭到万人示威游行。美国前任国防部长拉扎斯菲尔德,将他比作新时代的希特勒。

尽管如此,国内仍有很多人支持查韦斯,绝大多数是中下层百姓。他制定的系列政策,都宣称要为贫苦大众谋福利,比如向古巴提供廉价或者免费的石油,每年支付给古巴医生高额报酬,让他们到委内瑞拉为老百姓看病。而另一方面,凭着美国等国家对委内瑞拉石油资源的依赖,提升油价,改善穷人生活水平。

但《大西洋月刊》发文指出,这种结论靠不住:由于油价提高,委内瑞拉GDP增长近50%,真正的问题是,查韦斯政府是否把这部分增长用在了减少贫困上?

面对来自美国媒体的负面评价,查韦斯也不遗余力地发出反美“最强音”。他称美国前总统布什为“蠢驴”、“酒鬼”和“帝国主义的恶魔”,称前国务卿赖斯为“胡说八道的小妹妹”,并警告她:“挑衅我的人,我会狠狠叮一口!别惹我,赖斯!”

2010年末,维基解密泄露美国大量外交文件,引起华盛顿震怒,而查韦斯则盛赞阿桑奇,并表示现任国务卿希拉里应该下台,“她以为自己是白人,就比那个黑人家伙(奥巴马)要强!”

查韦斯对“敌人”像“冬天一样寒冷”,对“友人”却表现出“春天般的温暖”。他大张旗鼓地同美国视为眼中钉的“邪恶轴心国”交往。海湾战争后不久,他便赴伊拉克与萨达姆会面,令美国大为光火;针对伊朗核问题,他表示将捍卫伊朗发展核项目的权利。而今年发生的利比亚战事,查韦斯公开指责北约试图谋杀他的“朋友”卡扎菲。

此外,查韦斯对中国也是“热情如火”,不仅在自己主持的节目中高呼“中国万岁”,还把让美国人眼红的石油资源大批卖给中国,并向中国购买战机。有评论家指出,查韦斯已经对中国、俄罗斯等美国战略上防御的重点对象形成了“新型依赖”。

虽然华盛顿对查韦斯采取鄙视的态度,但双方却只是表面上撕破脸。克林顿执政时,美国驻委内瑞拉大使约翰·梅斯托说:“要看查韦斯做了什么,不要看他说了什么。”

《纽约客》指出,委内瑞拉在经济上仍与美国关系很紧密。尽管查韦斯把石油国有化,提高油价,改善了国民经济处境,但这却令委内瑞拉的经济更依赖石油,而委内瑞拉把石油运往美国无疑比运往上海更便利,这实际上加强了两国的经济关系。委内瑞拉是通用汽车主要市场,麦当劳餐厅遍布全国,其首都航线上亦充斥着惠普和花旗广告,所以查韦斯仍然要和美国商人谈生意,这是他的言行矛盾之处。

本月16日,查韦斯再次飞赴古巴,接受新一阶段的癌症治疗。反对派称,查韦斯不将权力移交副总统,在异国他乡“远程治国”,违背了宪法,对委内瑞拉也是耻辱。

面对质疑,18日,查韦斯通过Twitter发出消息:“美丽的委内瑞拉,早上好!在这里准备好为生命中新的一天而奋斗,我们会继续生活下去并取得成功。”尽管在病痛煎熬中,他仍不忘以这种方式宣告自己的在场。

而对于可能出现的总统接任者,乌戈·查韦斯的大哥亚当·查韦斯,信奉马克思主义的前大学教授,成为媒体心目中的最热人选。美国媒体称:“乌戈起码会装成一个民主的总统,但亚当不会去装。恐怕到时我们会想念乌戈的。”

舆论继续谈论着未来的数种版本,查韦斯给外人留下了一个令人爱恨交加的背影。

 
 
 
Nickname or Accout id (editing available):
Enter number: 586712
 
 
 

Travel Education Society & Culture Home & Family
Art Automotive Business Computer
Real Estate Government Entertainment Law
Finance Sport & Outdoor Health Lift Style
Other